1. 主页 > 街机 > 在纪绪所乘坐的客船上,有来成都游玩的江南浪子贾正理和周氏三兄弟

在纪绪所乘坐的客船上,有来成都游玩的江南浪子贾正理和周氏三兄弟

齐心同所愿,含意俱未申。

人生寄一世,奄忽若飙尘。

何不策高足,先据要路津。

无为守贫贱,坎坷长苦辛。

天黑了,船停泊在岸边。

周家老三带着小斯到岸边酒家买回了酒肴,他们七个人在周老大的大套房里聚餐行乐。

今天的宴会啊,真是太棒了!

那个欢乐劲,简直说不完。光说琴瑟[1],姑娘们就弹得如此地飘逸那可是最时髦的胡乐,简直妙极了!

姑娘们使出浑身的解数,想把纪绪吸引过来。可是她们弹唱了一个多时辰,也没有引起纪绪的关注,姑娘们便凑在一起,嘀咕了起来。

周三少爷好奇地问:你们仨在商议啥?

杜十娘说:不管你的事,喝你的酒去吧!

周三道:别介,说说吧,你们仨又憋着什么坏呢?

徐素素说:我们在说,那个白发飘飘的帅哥哥为何一天都不出房门,他在干嘛呢?

周二道:干嘛,准在想他的相好!你没听到今天上午启程时,他吹的那首曲子,是多么地伤感?

周大少爷接着说:是啊,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地,哪像我们——美女成群的,多么地逍遥自在。

周三笑道:哎,那我们大方一点儿,让一个美女给他你看,你们当中,谁过去陪陪他,安慰一下他那颗寂寥的小心脏,顺便你们再挣两个

杜十娘不悦地骂起来: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,你快去吧!把这挣钱的好事都让给你。

周三不客气地说道:可以啊,只是不知这位仁兄是否有‘断袖之癖’[指同性恋]。

谢月朗确实看上了纪绪,说:你们别瞎说了,我倒是想去安慰安慰他,可是他没看上我,把我关在了门外。

贾正理道:哦~,这人怎么这么不开面?竟敢如此冷落我的浪姐姐,我过去看看说罢,便出了客舱的门。

对门便是纪绪的房间,贾正理敲了敲房门。

不一会儿,纪绪便来开了房门,见是一文人打扮的士人,便很客气地请进了客房。

贾正理道:我是从扬州来成都游玩的贾正理。

纪绪再次施礼,小弟姓纪,名绪,字开端。

贾正理还礼道:开端兄,对过是吹拉弹唱的,你怎么不过去凑凑热闹?

噢,在小弟房间里,一样听得很清楚。

弹唱的如何?

纪绪道:新声妙入神,识曲听其真。

这样文绉绉的话,贾正理哪能听得懂。心想,一定是好话,便装作明白地笑了笑,说道:那开端兄过去一同欢乐吧!

纪绪却道:小弟就不过去了,我看会儿书,准备明年的春试。

考那玩意干嘛?哪有我们做浪子逍遥

人生一世,犹如旅客住店,又像尘土,一忽儿便被疾风吹散。

什么风啊、土的,做哥哥的不懂,哥哥就明白人生短暂,及时行乐。

正理兄也是个文化人,既然明白人生短暂,就不要浪费光阴。男人,来世上一回儿,人生的价值总是要体现的。我们为何不多学些本领,考取个进士,来他个捷足先登,高踞要位?这样不但安享富贵荣华,而且也不再浪费生命,体现人生的价值呢?

本文由冉冉棋牌发布,不代表冉冉棋牌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pof-chh.comhttp://www.pof-chh.com/jieji/2021/0111/2791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QQ:1444 5504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